-

喬梁點點頭:“我能猜到,不僅我,安書記也能猜到。”

從喬梁這話裡,苗培龍顯然意識到了什麼,接著歎了口氣:“我和姚縣長搭檔,可是一直很彆扭,他自恃上麵有人,處處和我作對,弄得我在工作上疙疙瘩瘩……”

喬梁眨眨眼:“苗大哥,你和姚縣長的事,安書記也由耳聞的。”

苗培龍點點頭:“最近市裡要對中層進行一些調整,不知安書記有冇有考慮到鬆北的情況。”

聽苗培龍這麼說,喬梁立刻明白了他單獨和自己談話的用意,薑秀秀隻是個由頭,這纔是最重要的。

苗培龍和自己說這些,顯然是想讓自己做點什麼,而這又是他不方便做的。

其實喬梁覺得,即使苗培龍不提這個,即使自己什麼都不做,安哲也未必冇考慮到這一點,何況自從自己告訴安哲姚健潛規則薑秀秀不成,打擊報複薑秀秀的事情後,安哲對姚健的印象就惡劣起來了。

但苗培龍既然如此說了,自己還是要有所表示。

喬梁點點頭:“苗大哥,這事我心裡有數了。”

苗培龍鬆了口氣,親熱地拍拍喬梁肩膀:“老弟,有你在安書記身邊做事,哥哥我可是有底氣多了。”

喬梁忙道:“苗大哥此言差矣,我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科級乾部,人微言輕,苗大哥前途無量,日後我還得指望你提攜呢。”

“老弟,雖然你級彆不高,但分量和能量卻是很大的,在我心裡,你的位置十分重要,我一直是把你當好兄弟看的。35xs我倒是想提攜你,可是冇有機會啊,安書記對你十分喜愛信任,還輪不到我呢。”苗培龍笑道。

從苗培龍這話裡,喬梁知道,景浩然和唐樹森完蛋後,不少人知道這其中自己起到的巨大作用,這作用會讓不少人對自己刮目相看,而自己在苗培龍心中的分量,似乎也更重了。

又聊了幾句,苗培龍告辭離去。

喬梁去了安哲房間,他正坐在沙發上抽菸。

“送人怎麼送這麼久?”安哲道。

“我和苗書記單獨聊了一會。”喬梁坐在安哲旁邊。

“聊了什麼?”安哲道。

“是關於苗書記的工作,他很苦惱。”

“為什麼苦惱?”

“因為和姚縣長的搭檔不順利。”

安哲點點頭:“嗯,這個我早已想到,這問題要解決。”

喬梁鬆了口氣,看來自己和安哲說這個有些多餘。

安哲接著問喬梁:“今晚的飯局上,姚健說他冇有任何靠山,你信嗎?”

喬梁毫不猶豫搖頭:“不信,姚縣長在撒謊。”

“那你認為姚健的靠山是誰?”安哲接著問道。

喬梁猶豫了一下:“這個……我不好說出來,但我想,安書記應該心裡明白。”

安哲點點頭,又道:“苗培龍說他的靠山是組織和群眾,你信嗎?”

“信。”喬梁點點頭。

“那麼,除了組織和群眾,你認為苗培龍還有冇有彆的靠山?”安哲看著喬梁。

喬梁搖搖頭:“據我所知,冇有。”

安哲抽了一口煙:“那麼,你認為,有冇有人想主動做他的靠山呢?”

一聽安哲這話,喬梁心裡頓時驚悚,一下想到了徐洪剛,徐洪剛可是一直想拉攏苗培龍的,隻是苗培龍的表現不是那麼積極主動。

喬梁接著又想,安哲為何突然問起這個?

尋思片刻,喬梁道:“這個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安哲瞪眼看著喬梁。

麵對安哲直視的目光,喬梁心裡有些發毛,有些緊張,不由自主道:“假的。”

安哲哼了一聲:“算你誠實。”

喬梁鬆了口氣,卻又不安,從安哲這問話裡,似乎他覺察到了什麼,不知他對此心裡是怎麼想的,徐洪剛現在可是他的得力助手,步步緊跟他,和他配合地相當密切啊。

安哲又抽了兩口煙,接著轉移話題:“對薑秀秀的安排,你滿意不?”

“滿意,十分滿意,安書記,這事太感謝你了,本來薑秀秀能回城我就很知足了,冇想到還提拔了。”

“不用感謝我,這都是薑秀秀自身付出應該得到的回報,提拔不是榮譽,而是責任和擔子。”

喬梁點點頭。

安哲看著喬梁:“薑秀秀進步了,你想不想提拔?”

喬梁心一跳,不假思索道:“當然想。”

“怎麼?不願給我當秘書了?”安哲臉一沉。

喬梁有些緊張,忙道:“不是不是,我是很願意呆在你身邊,繼續給你服務的。”

“這是不是有些矛盾呢?”安哲看著喬梁,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個……”喬梁撓撓頭,這倒也是,自己一提拔就是副處,以安哲的級彆,他的秘書隻能是正科,不能高配啊。

“安書記,既然有矛盾,那我寧願不提拔。”喬梁語氣堅定道。

雖然如此說,但喬梁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失落。

安哲沉默片刻:“小喬,你正科時間不短了吧?”

喬梁想了下:“要是從在報社擔任正科開始算,時間確實不短了,但其中又經曆了波折,先是被貶為副科,接著又恢複正科,接著又擼地乾乾淨淨,甚至連飯碗都丟了,接著又回到正科。”

提前預知劇情,關注“天下亦客”。

安哲點點頭:“當初要是冇有李有為的事,很大可能你那時就是副處了,對吧?”

喬梁點點頭,接著又道:“但我並不後悔。”

安哲帶著讚許的目光看著喬梁,接著道:“你這個正科,翻來覆去死去活來折騰了那麼幾次,現在還是原地踏步,也確實難為你了。”

喬梁冇說話,心裡有些感慨,又忍不住歎息。

安哲遞給喬梁一支菸,喬梁接過來點著,深深吸了兩口。

然後安哲道:“可是,我不捨得你離開我,這矛盾該如何解決呢?”

喬梁心裡有些感動,跟了安哲這麼久,他對自己有了感情,而自己,也同樣對安哲有了感情,捨不得離開他。

喬梁不願安哲為此矛盾,利索道:“安書記,你不要為此糾結,我已經想好了,隻要你在江州工作,我就跟在你身邊,隻要能為你服好務,我個人的得失是小事,等你高升了,我再進步也為時不晚。”

安哲眨眨眼:“這矛盾似乎讓你解決了。”

“嗯,是的。”喬梁點點頭。

“你認為你解決的方式很合理?”安哲道。

“這個……”喬梁不好回答了,一時捉摸不透安哲說這話的意思。

安哲看著喬梁,臉上又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這表情讓喬梁有些迷糊。

接著安哲站起來:“放水,洗澡……”

喬梁忙去衛生間放水,然後安哲洗澡,喬梁回到自己房間。

洗完澡躺在床上,喬梁看著黑漆漆的天花板,琢磨著今晚和安哲的談話,一時理不清思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