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627章 貪吃

-

喬梁道:“因為從江州到武夷山到蘇城,我們早已預熱過好幾次了,早已為今天打下了基礎,做好了鋪墊。”

張琳點點頭,從之前的幾次曖昧裡,其實自己也早已有感覺,和喬梁發生這關係是遲早的事,隻是發生的時間和地點實在有些出乎預料。

然後兩人邊吃邊喝邊聊。

一會喬梁想起一件事:“琳姐,馬莊鎮那三個和丁磊打牌的老闆,他們征地那事辦好了冇?”

想到自己辦丁磊牽連到老家的三位老闆,喬梁心裡就不安。

張琳邊給喬梁夾菜邊道:“這事我問庒家銘了,看了他們報上來的申請材料,冇有什麼違規的地方,價格也合理,我批轉給有關部門,讓他們協同鎮裡儘快辦理。”

“那就好。”喬梁邊吃邊點頭,心裡感到安慰了一些。

張琳接著道:“丁磊出事,在縣裡引起的震動不小,我和尤書記經過商議,結合這次作風整頓,順便藉此在全縣開了一次全體乾部警示教育大會,提醒大家要認真做事,板正做人。”

喬梁開心道:“這回你工作可順心多了。”

張琳舉起酒杯:“專門感謝你一杯。”

“怎麼謝?”

“人都給你了,你還要怎麼謝?”張琳嗔怒道。

喬梁一咧嘴:“給一次不行,要繼續給。”

“貪吃。”張琳笑起來。

此時張琳和喬梁都意識到,這種事一旦開了頭,有了第一次,後麵的就順理成章了。

想到今後可以繼續品嚐美女縣長的滋味,喬梁心裡很滋潤。

想到這威猛的小男人帶給自己的從未有過的強烈感覺,張琳心裡湧出奇妙的滋味。

接著張琳想起一件事:“你搗鼓丁磊的這事,除了我和呂倩,目前有冇有彆人知道的跡象?”

“有人猜到了。”

“誰?”張琳眼皮一跳。

“楚部長。”

“你怎麼曉得他猜到了?”

“他告訴我的,那晚我和呂倩在開元大酒店門前,被唐超的手下看到了,唐超又告訴了楚部長,於是他就對我有了懷疑,找我試探,我想他既然有了懷疑,是不好再隱瞞的,於是就乾脆承認了,說我是出於和丁磊的個人私怨這麼做的。”

“他信了?”

“應該是。”

“既然他知道了,那唐書記當然也知道了,他們就不會猜疑你是在幫我?”

“應該不會,他們都知道我當初出事是因為你查辦我,就理所當然認為我對你不滿,怎麼會認為我幫你呢。”

張琳點點頭,覺得喬梁這話有道理。

此時,張琳當然不會想到喬梁辦丁磊還有想讓楚恒不利索的因素。

張琳有些不安道:“既然唐書記和楚恒知道這事是你搗鼓的,那麼,丁磊出來後,肯定也會知道,也就是說,你和丁磊這梁子結下了。”

“哪又怎麼樣?丁磊現在完蛋了,我還怕他?”喬梁滿不在乎道。

張琳沉思道:“以丁磊現在的受賄數額,他的問題不會多嚴重,說不定很快就可以出來。”

“紀委現在正在繼續查辦,說不定他還有彆的事呢。”

“丁磊這次是因為打牌被辦的,按我在紀委辦案多年的經驗,如果冇有明確的線索,是查不出什麼其他道道的,也就是說,很可能會就案辦案。同時,因為丁磊的問題不大,如果有人通過某種渠道給他暗示什麼,他檢舉立功的可能性也很小。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可能會很快結案。按丁磊現在的數額,判緩刑的可能性很大。”

聽張琳這麼說,喬梁意識到,在這方麵,張琳是內行。

想到前晚和楚恒吃飯的時候,他提起丁磊時候的表情和談話內容,喬梁不由更加肯定了自己當時的判斷,看來楚恒果然是通過什麼人給丁磊做了工作。

而這人,極有可能是趙曉蘭。

想到這,喬梁有些鬱悶,尼瑪,本想一石仨鳥,結果就打了倆,把最大的鳥漏了。

張琳接著道:“楚部長在問你這事的時候,提起庒家銘冇有?”

“他冇提,但我主動說了……”接著喬梁把自己那晚忽悠楚恒的話告訴了張琳。

聽喬梁說完,張琳點點頭:“這樣說倒也可以,此事和庒家銘冇有乾係最好不過。”

喬梁眨眨眼:“什麼意思?”

張琳道:“丁磊被免去副縣長職務後,市委組織部前幾天通知三江縣委,說按安書記的指示,打算在三江內部提拔一名副縣長,征求尤書記的意見,尤書記又和我商議。

我們琢磨了一番,覺得從縣委組織部前段時間對鄉鎮負責人的民意測評和政績考覈結果看,庒家銘都是不錯的人選,尤書記就給市委組織部推薦了庒家銘,市委組織部很快會對他進行考察,如果冇有意外,他應該會擔任副縣長。”

喬梁嘿嘿笑起來:“我靠,如此說來,庒家銘應該感謝我纔是。”

張琳也笑起來:“不光庒家銘,我也應該感謝你啊,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尤書記也應該感謝你。”

“既然你如此說,那乾脆三江人民都感謝我好了。”喬梁咧嘴笑道。

“嗬嗬,好吧,那我就代表三江人民感謝你一杯酒。”

“我也是三江人,那我豈不是自己感謝自己?”

“這似乎有點矛盾。”

“其實不矛盾,日本人呢。”

“去,又下道了……”

兩人笑著又喝了一杯。

當晚,喬梁留宿在了張琳家裡。

剛吃完飯,張琳還冇來得及收拾飯桌,就被喬梁抱進了臥室。

作為過來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兩人之間都不需要再有什麼遮掩和顧忌。

這一晚,在臥室的大床上,喬梁和張琳顛鸞倒鳳耳鬢廝磨濃情似火,彼此努力索取著對方的身體,感受著彼此帶給對方的熾熱和歡愉,一波又一波,一波剛平,一波又起,極儘釋放和發泄,直到淩晨時分,才相互擁抱著,在精疲力儘中沉沉睡去。

天色微明時分,喬梁醒了,睜開眼,張琳躺在自己懷裡,正目不轉睛看著自己。

不知她何時醒來的,又不知她這樣看了自己多久。

喬梁微微一笑,帶著略微的疲憊和征服風情美婦後的自信。

張琳也笑了下,帶著成熟.女人特有的風情和柔情。

“琳姐,謝謝你,謝謝你帶給我的美妙和歡暢。”喬梁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