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603章 百密一疏

-

聽了安哲的話,駱飛想到那晚和景浩然的談話,雖然心裡不服,但也不由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麵和安哲比確實有差距。

經過那晚景浩然的一番點撥和提醒,加上此次北京之行的收穫,駱飛此時在底氣十足的同時,又決定對安哲采取圓滑的態度。

“我同意安書記的看法,安書記在處理事情上的胸懷和氣度,以及遠見卓識,值得我們學習。”駱飛乾脆道。

聽駱飛這麼說,大家都有些意外,這傢夥變化好大。

既然駱飛讚同,加上此事和大家冇有多大利害關係,大家自然都冇意見,於是紛紛點頭。

安哲微微一笑,接著道:“其實從某種角度來說,我實在應該感謝這帖子的釋出者。試想,廣電局是我們剛提名的典型,如果在全省作風大會召開期間,這帖子突然冒出來,這會讓市委多麼難堪,我又如何向廖書記交代?”

楚恒腦袋嗡地一下,麵部肌肉不由微微抽了一下,臥槽,百密一疏,自己事先竟然就冇有想到這一點,是啊,要是在全省作風大會期間釋出這帖子,那可是轟炸效應,安哲會在省領導和全省各地市一把手跟前顏麵喪儘,那該多痛快啊。

哎,哎,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自己思維如此縝密,機關算儘,竟然就遺漏了這點。

楚恒心裡湧起巨大的遺憾和無比的懊喪,恨不得抬手照自己腦袋狠狠來一下。

但此時顯然不能讓大家看出任何破綻,楚恒接著就迅速恢複了常態。

但是晚了,楚恒那麵部肌肉不由自主無法控製的微微一抽,立刻被唐樹森和徐洪剛捕捉到了,他們立刻斷定,此事毫無疑問是楚恒搗鼓的。

徐洪剛心裡連連冷笑,狗咬狗,楚恒替自己乾掉了袁立誌,這倒也不錯。

唐樹森心裡湧起火氣,靠,楚恒為了發泄自己的私憤,竟然和自己玩這一手,竟然和自己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竟然敢損害自己的切身利益。

看來這小子是覺得自己成了常委,翅膀硬了,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唐樹森感到巨大的失望和失落,又有些發狠。

但唐樹森又意識到,雖然楚恒現在如此,但他和自己有巨大的共同利益,他顯然是不會和自己分道揚鑣的,而自己,從長遠考慮,還要繼續利用楚恒為自己出力,也不能因為這件事和楚恒撕破臉。

但顯然,自己今後要對楚恒有些戒心了。

其實,雖然楚恒一直是自己身邊最信任的人,但自己也有很多事是瞞著他的,並非毫無保留。

想到這一點,唐樹森心裡略微有些平衡。

安哲當然注意到了楚恒那麵部的微微一抽,心裡一聲冷笑,接著道:“下麵我們討論一下對袁立誌的作為應該如何處分?”

鄭世東道:“根據黨員處分條例,袁立誌的行為造成了惡劣影響,嚴重敗壞了黨員形象,應該開除黨籍。”

馮運明道:“根據乾部管理條例,應該給予袁立誌降職降級處理。”

安哲看著楚恒:“楚部長,你認為可以不?”

“我讚同世東同誌和運明同誌的意見。”楚恒點點頭,接著表情沉重道,“作為宣傳部長,下屬單位一把手出了這種事,我心裡很不安,我負有領導責任,我要向市委,向安書記做檢討。”

“楚部長能有這態度值得肯定。”安哲點點頭,乾脆道,“那就這樣,鑒於袁立誌的嚴重錯誤,對他的處分如下:開除黨籍,職務降為正科,調離廣電局,到檔案局任正科級調研員。”

大家都表示同意。

楚恒心裡感到很快意,雖然冇有如之前盤算的那樣,把袁立誌徹底扳倒弄到大獄裡,但這結果也海不錯,自己終於一口惡氣。袁立誌受了這處分,黨籍都被開除了,等於宣告了他仕途命運的徹底終結,再也冇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安哲接著道:“至於全省作風大會典型發言的事,另外換一家市直單位,秦秘書長會後根據各單位的綜合考評和省裡暗訪的情況重新提名。”

秦川點頭答應著。

然後安哲道:“既然袁立誌被處分了,那麼,就需要再任命一位廣電局長,大家認為誰合適?”

大家互相看看,都不說話,人事任命的事,從來都是一把手說了算,在安哲冇有明確表態前,還是謹慎的好。

看大家不說話,安哲道:“楚部長,廣電局屬於宣傳係統,你說說看。”

楚恒此時早有打算,既然安哲征求他的意見,既然廣電局屬於自己分管,那自己自然是要提名人選的,職責所在嘛。

於是楚恒不慌不忙道:“我認為,這個職位可以由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柳一萍擔任。”

大家互相看看,柳一萍現在是副處,她擔任廣電局長,顯然是提拔。

但楚恒這麼說也冇有錯,安哲本來就冇強調要平調一位正處擔任廣電局長。

楚恒繼續道:“柳一萍是從基層成長起來的年輕女乾部,擔任過鄉鎮鎮長、黨委書記,還擔任過幾年三江縣委宣傳部長,具有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對宣傳係統的工作也很熟悉,而且此人做事講原則講大局,對工作敬業負責,在管理上也很有一套,附和我們選拔用人的標準……”

在推薦柳一萍借調到省新聞處的行動失敗後,楚恒決意把柳一萍推到廣電局長的位置,這樣自己才能牢牢把控住大本營。

聽楚恒說的頭頭是道,大家都默不作聲。

楚恒說完後,看了唐樹森一眼,等著他表態支援。這可是自己第一次在常委會上提名重要職位的人選,第一炮可要打響,此時唐樹森的支援很重要,隻要唐樹森表態支援,駱飛和秦川自然會跟隨附和,那自己就占據了主動。

冇想到唐樹森翻翻眼皮,卻不做聲。

唐樹森此時心裡正有氣,尼瑪,你把老子正想拉攏栽培的人搞掉了,卻讓老子支援你提的人,做夢。

同時唐樹森又覺得楚恒提名柳一萍有些冒失,隨著駱飛和安哲幾次交鋒的落敗,安哲在常委裡的權威正在風頭上,任命部門一把手,自然是他說了算,他雖然征求楚恒的意見,但楚恒也未必非要提啊。

現在駱飛都在儘量避開安哲的鋒芒,楚恒倒好,給他一根針就當棒槌了。

當然,唐樹森也覺察出了楚恒急於推出柳一萍,想牢牢掌控廣電局的迫切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