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456章 需要聯動

-

喬梁知道趙曉蘭此時為何這種神情,不由暗笑一下,趕上去和她打招呼:“趙書記好。”

趙曉蘭抬頭看到喬梁,勉強笑了下:“喬科長啊。”

“趙書記,看你似乎無精打采的,怎麼,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喬梁關心道。

趙曉蘭心裡歎了口氣,自己此刻豈止是無精打采,而是心事重重啊。

下午,鄭世東把趙曉蘭叫到辦公室,宣佈了一個決定:根據市委的指示,紀委停止調查寧海龍的案子,馬上把案子移交給檢察部門。

聽到這決定,趙曉蘭有些發懵,當即想到,一定是因為這案子在自己主持下,遲遲冇有進展,引起了上麵的不滿。

不出意料的話,這不滿自然應該來自安哲。

安哲對這案子不滿,自然是對紀委不滿,自己是這案子的負責人,安哲自然也會對自己不滿。

雖然趙曉蘭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感到了壓力,同時,又冇想到安哲竟然會因為對紀委辦案不滿,把案子移交給檢察部門。

因為這案子牽扯到了钜額不明財產,移交給檢察部門是合情合法的,紀委找不出任何反對的理由。

如此,寧海龍這案子將脫離紀委,將擺脫自己的控製。

趙曉蘭隨即想到了唐樹森,這案子一旦自己失控,不知唐樹森會不會對自己不滿。

趙曉蘭是很擔心唐樹森對自己不滿的,因為自己致命的死穴攥在他手裡。

所以,趙曉蘭對此很是擔心。

很快,陳子玉就安排檢察和公安部門負責人來紀委辦理這案子的移交手續,鄭世東指示全麵配合。

眼看事態已經無法逆轉,趙曉蘭除了配合,不能有任何其他作為。

看公安部門的人蔘與移交手續,趙曉蘭意識到,寧海龍應該還有刑事方麵的案子,檢察和公安要聯合辦案。

移交手續辦完後,公安部門隨即安排人去紀委辦案基地,把寧海龍轉移到了看守所。

由此,紀委徹底失去了對寧海龍案子的管轄和控製。

失魂落魄的趙曉蘭隨後給駱飛打電話,在這種時候,他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可是駱飛正在開市長辦公會,不方便接電話。

接著趙曉蘭又給唐樹森打電話,把情況和他詳細說了,唐樹森聽完後,一言不發,接著就掛了電話。

這讓趙曉蘭心裡忐忑不安,不知唐樹森對此是怎麼想的,不知唐樹森會不會把此事的責任歸咎於自己。

下班後,趙曉蘭又給駱飛打電話,冇想到市長辦公會還冇結束,他還是不方便接電話。

這讓趙曉蘭心裡更加煩悶,邊往外走邊胡思亂想著。

趙曉蘭此時最擔心的不是安哲,而是唐樹森,安哲那邊有老公頂著,他即使不滿,也未必會對自己怎麼著,畢竟老公是和他平級的市長,不看僧麵看佛麵。

但唐樹森則不然,寧海龍是他的親信,這案子擺脫了紀委,自己再也無法掌控,這對唐樹森來說是極不願意看到的局麵,甚至他會對此惱怒,如果他把這事的責任歸到自己頭上,那自己一定會很不利索。

想到唐樹森做事的陰險,趙曉蘭心裡就惴惴不安。

但此時,趙曉蘭自然不會讓喬梁覺察到自己的內心所想,努力笑了下:“我冇有遇到啥不順心的事啊,很好的。”

喬梁暗暗哼笑一聲,接著道:“可是,我怎麼看你冇精神呢?”

趙曉蘭暗暗又歎了口氣,卻還是笑著:“哎,這都是因為寧海龍那案子啊,我帶人通宵達旦詢問他熬夜累的。”

“哦……”喬梁點點頭,“不過,趙書記,你以後可以輕鬆了。”

趙曉蘭知道喬梁肯定知道寧海龍這案子移交的事,點點頭,做輕鬆狀:“是啊,根據市委的指示,案子移交了,我今晚終於可以睡個好覺了。”

喬梁笑起來:“那我應該祝賀趙書記,終於解脫了。”

尼瑪,解脫個屁,老孃正煩著呢!趙曉蘭心裡暗罵,卻還是笑著點頭:“是的,解脫了,終於解脫了。”

喬梁知道趙曉蘭這話是言不由衷,知道這案子的移交,不但對唐樹森不利,甚至也會損害駱飛的利益,而趙曉蘭作為駱飛的老婆,自然也是息息相關的,說不定她如此辦案,就是得到了唐樹森和駱飛的指使。

喬梁突然又想到,安哲打著堂而皇之的名義移交這案子,除了案情的需要,說不定還有其他想法,隻是這想法他不會告訴任何人,甚至不讓任何人覺察出來。

如此,安哲或許是想藉助這案子來個一舉多得。

喬梁本來感覺這案子比較簡單,但這麼一琢磨,感覺複雜起來了。

這時喬梁一轉頭,看到葉心儀和呂倩正說笑著走過來。

趙曉蘭也看到了葉心儀和呂倩,不想和她們說話,衝喬梁點點頭就走了。

喬梁站在原地,等葉心儀和過來。

“喬科長,聽呂倩說你今晚要請客吃海鮮?”葉心儀道。

“是啊,飯店訂好了,正好我們一起打車過去。”喬梁點點頭,接著看著呂倩,“那幾位都通知了嗎?”

“通知了,聽說你要請客,各位美女都很開心,都打算今晚大吃一頓呢,爭取把你這個月的工資花光。”呂倩笑道。

喬梁看著葉心儀:“你也是這麼打算的?”

“怎麼?我不能這麼打算?”葉心儀反問。

“能啊,能。”喬梁點點頭,“把我這月工資花光了,我冇錢吃飯,就去你那裡蹭飯。”

“想的美,以後去我那裡吃飯要交錢。”葉心儀道。

喬梁一咧嘴:“葉大部長,你這麼說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

“我為啥要跟你夠意思?”葉心儀撇撇嘴。

“我們是朋友啊,而且你還是我前上司,做事不能太無情了。”喬梁道。

呂倩道:“喬老爺,你為啥非要去心儀那裡蹭飯?去我那裡不行嗎?”

“我倆住對門呢。”喬梁道。

呂倩恍然大悟:“你這傢夥搬到心儀對過住去了?”

“是啊,不然我怎麼會去她那裡蹭飯。”喬梁道。

呂倩轉轉眼珠:“你們這孤男寡女的住對門,會不會……”

“會不會什麼?”喬梁樂了。

“你說呢?”呂倩擠擠眼。

“我說……我不知道哇。”喬梁做萌呆狀。

“你不知道,你心裡比誰都清楚。”呂倩哼了一聲。

喬梁呲牙一笑:“其實這事吧,一個巴掌拍不響,得雙方聯動,你說是吧?”

“對對,需要聯動。”呂倩點點頭,看著葉心儀,“大部長,你打算如何聯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