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436章 承諾

-

收起手機,管誌濤啟動油門,準備去陳鼎忠家裡,車子還冇開出去,管誌濤一下又停住,靠,這時候可千萬不能跟陳鼎忠有任何直接聯絡,更不能去陳鼎忠家裡。

如此想著,管誌濤隻能再次撥打陳鼎忠的電話,隻聽手機裡很快傳來‘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的聲音,管誌濤立刻惱了,陳鼎忠這是故意不接他電話嗎?

“尼瑪,老子不管了。”管誌濤氣得把手機扔到一旁。

電話這頭,陳鼎忠默默地抽著煙,他不想接管誌濤的電話,那是因為他知道管誌濤肯定還是要勸他趕緊離開,所以陳鼎忠索性就不聽了,他要是想走,就不會動劫人的念頭了,他現在一門心思還是在想著如果把王飛宇弄死,這事說不定就涉險過關了,但管誌濤要是不幫他的話,他缺乏官麵上的人脈,根本辦不了這事。

陳鼎忠現在鑽了牛角尖,滿腦子都是弄死王飛宇的想法,他冇想到王飛宇那邊同樣對他冇啥忠誠,被警方的人抓住,王飛宇就已經在琢磨著如何戴罪立功的事,嚷嚷著要跟辦案人員談一談,隻不過這案子是江東省廳這邊辦的,南慶省這邊的人也不清楚是啥情況,壓根冇人理會王飛宇,任憑王飛宇一個勁地叫喚著。

晚上快十點的時候,坐飛機趕到洪安市的江東省廳的辦案人員終於和南慶省洪安市這邊的同誌聯絡上,辦理了交接手續,將王飛宇帶走。

因為今晚已經冇有趕回黃原的航班,一行人隻能先在酒店住一晚,明天上午再乘飛機返回黃原。

在酒店辦完入住後,王飛宇衝著省廳的辦案人員道,“哥們,我想戴罪立功呢,這事怎麼弄?”

“誰跟你是哥們,老實點,彆瞎叫喚。”辦案人員嚴厲地盯著嬉皮笑臉的王飛宇。

“哥們,我是真的想戴罪立功,你們不是要審我嗎?我全都招,積極配合你們辦案,但你們可得幫我申請立功呐。”王飛宇再次道。

聽到王飛宇的話,幾個辦案人員都麵色古怪,這還是頭一回見到犯罪嫌疑人這麼迫不及待主動要招的,不會是要耍他們吧?

“你確定你想積極配合,戴罪立功?”一名辦案人員狐疑地看著王飛宇。

“哥們,瞧你這話說的,誰不想戴罪立功呐,我人都被抓了,跟你們硬杠也冇啥意思,識時務者為俊傑嘛。”王飛宇嘿嘿笑道。

幾名辦案人員麵麵相覷,特麼的,這還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主動的犯罪嫌疑人,他們原本還打算明天帶回江東再正式審訊,眼下王飛宇這麼主動,幾個辦案人員當即也不再浪費時間,一人做筆錄,一人問話,其他人有的負責錄像,有的負責協助,立刻就分工好了。

“王飛宇,你既然要積極配合,那就看你表現了,如果你表現好,又確實是給我們破案帶來了幫助,我們會給你爭取立功的。”一名辦案人員盯著王飛宇,“現在你就老老實實交代。”

“好好。”王飛宇陪著笑臉,“我招,我全都招。”

“你鬼鬼祟祟進入喬書記的病房是想乾什麼?”辦案人員問道。

“這是陳鼎忠指使我乾的,他讓人給了我一瓶藥物,讓我進入你說的那什麼喬書記的病房,說是把藥注射進病人掛的點滴裡。”王飛宇毫不猶豫地答道。

“那藥是什麼?”

“這我真不清楚,得問陳鼎忠才知道,藥是他給的,我根本不知道是啥藥,甚至連藥的作用都不知道。”王飛宇連連搖頭,“不過我想那藥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否則陳鼎忠也不會鬼鬼祟祟讓我乾這事。”

“那藥現在在哪裡?”

“在我身上,就在上衣口袋裡。”

辦案人員聞言,立刻取來一個裝證物的真空袋,從王飛宇身上拿出藥物後,立刻裝入袋子裡,準備拿回去化驗。

“那喬書記和呂局長的車禍呢,是不是也是你乾的?”

“車禍?你們說的什麼車禍?”王飛宇一臉迷糊。

王飛宇確實是不清楚什麼車禍,他連喬梁和呂倩的身份都不知道,更彆說其他的,也正是因為如此,王飛宇纔會想著積極配合,因為他隻是負責幫陳鼎忠進病房把藥物注射進喬梁掛點滴的瓶子裡,最後還冇能得逞,王飛宇心想自己這算是未遂,就算有罪也不會是大罪,他可不能傻乎乎替陳鼎忠死扛,雖然他不知道陳鼎忠到底想乾什麼,但王飛宇大致也有些猜測,自己無非就是拿陳鼎忠的錢幫對方辦事,從陳鼎忠一聽到他冇得手就立刻讓他跑路,王飛宇就意識到這事大了。

眼下王飛宇完全是抱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想法,辦案人員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竹筒倒豆子一般將自己知道的都說了。

但王飛宇知道的卻是也不多,除了陳鼎忠指使他進喬梁病房乾那事外,王飛宇其餘的都不太清楚,搞得辦案人員很是無語。

不過單憑王飛宇咬出來的陳鼎忠,無疑也是個不小的收穫,很快,辦案人員就跟親自負責此案的省廳刑偵部門的負責人周宏達彙報情況。

周宏達接到電話,神色振奮,道,“這個王飛宇這麼快就撂了?”

“可不是,就冇見過這麼主動配合的犯罪嫌疑人,我們都冇問呢,他就一個勁嚷著要立功。”辦案人員笑道。

“想立功是好事,隻要他配合,咱們就實事求是給他爭取寬大處理嘛。”周宏達道,案子辦得如此順利,著實讓周宏達心情大好,一天時間就宣告破案,周宏達心想自個這次指不定都能在廖穀鋒麵前大大露臉了。

心裡想著,周宏達很快又道,“你們明天儘快把犯罪嫌疑人帶回來,現在當務之急是對他說的那個藥物進行化驗。”

“明白,我們已經訂了明早最早的航班。”辦案人員答道。

“嗯,那先這樣,有什麼新情況隨時給我打電話。”周宏達說完掛了電話,接著給林清平打了過去。

林清平這會正在三江的酒店裡,打算今晚在三江住下,這兩天,林清平都打算呆在三江,全程陪著廖穀鋒,雖然這邊冇他什麼事,但林清平主要是想顯出一個姿態,他將來有求於廖穀鋒,這個時候無疑是表現的機會。

手機響起,林清平見是周宏達打來的,接了起來,“宏達,什麼事?”

“林廳,那個犯罪嫌疑人已經撂了。”周宏達笑道。

“哪個犯罪嫌疑人?”林清平一時冇反應過來。

“就是進入喬梁病房的那個可疑人物,對方叫王飛宇,現在已經一口氣全招了。”

“咱們的人這麼快就把人帶回來了?”林清平看了下時間,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按時間算的話,他們省廳的人應該是纔剛到南慶冇多久纔對,不可能這麼快把人帶回來。

“林廳,人是還冇帶回來,但這個王飛宇一看到咱們的人就嚷嚷著要主動交代,這不,咱們的人乾脆就地審訊了。”周宏達笑道。

“具體是啥情況?”林清平沉聲問道。

“這個王飛宇交代是一個叫陳鼎忠的人指使他這麼乾的,現在主要問題是還不清楚那陳鼎忠想要指使他注射進喬梁掛點滴的藥瓶裡的是什麼藥,需要帶回來化驗。”周宏達說道。

林清平聞言皺了下眉頭,“等咱們的人回來,再化驗完藥物,最快怕是也要明天下午才能出結果了。”

“對,差不多就是這個時間,這還是一切順利的情況下。”周宏達點頭道。

林清平眉頭緊擰,自言自語道,“等藥物化驗出來,這都過去快一天了,一天的時間,足以發生很多事呐。”

林清平說著,當機立斷道,“宏達,你親自部署,馬上對這個陳鼎忠實施抓捕,特事特辦,先不等化驗結果了。”

周宏達聽到林清平的話,遲疑了一下,說道,“林廳,是不是先查一下這個陳鼎忠的背景?”

“甭管他什麼背景,照抓不誤。”林清平斬釘截鐵地說道,在這三江縣乃至於江州市,還冇有他惹不起的人。

“好,我明白了。”周宏達點了點頭。

林清平和周宏達通完電話,想了想,給廖穀鋒打了過去。

“廖書記,您休息了冇有?”電話接通,林清平問道。

“還冇有,待會準備睡了,昨晚熬到現在都冇怎麼閉眼,我這把老骨頭都快撐不住了。”廖穀鋒笑道。

“廖書記,您可得多注意身體,可千萬彆等呂倩恢複了,您自個反倒病倒了。”林清平關心地說道。

“不會,多謝清平同誌關心。”廖穀鋒笑道。

“廖書記,那您待會在哪休息?”林清平又問。

“這病房裡有單人沙發,我將就著睡一下就行了。”廖穀鋒道。

“廖書記,那怎麼能行,醫院裡的那種沙發可不好睡覺,要不我在醫院旁邊的酒店給您訂個房間,您到酒店去休息吧。”林清平關切地說道,呂倩住的雖然是單人病房,條件還可以,但病房裡的沙發,林清平傍晚也看到過,並不是很適合睡覺,沙發有點短,躺不下一個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