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154章 嫉妒

-

鄭世東沉思間,一旁的馮運明道,“這樣做,恐怕會引起駱書記的極大不滿。”

馮運明對苗培龍的事是知情的,郭興安跟他通過氣,兩人現在在市裡邊可以說是形成了最緊密的盟友關係,郭興安需要藉助馮運明增加自己在組織人事上的話語權,而馮運明同樣也需要郭興安的支援,否則馮運明冇法扛住來自駱飛那邊的壓力,因此,兩人在很多事情上都會互相通氣。

對於苗培龍的事,按照正常的程式,在采取措施前,肯定要先跟駱飛彙報的,因為不管怎麼樣,駱飛都是一把手,如果駱飛反對,這事恐怕還會有些麻煩,眼下如果直接繞過駱飛跟鄭國鴻彙報這事,回頭駱飛恐怕要暴跳如雷。

郭興安顯然也明白這一點,淡淡道,“有些事,必須得有所取捨。”

聽郭興安這麼說,馮運明點了點頭,知道郭興安已經做出決定。

郭興安接著看向鄭世東,笑道,“就是這事得讓世東同誌承受一些壓力。”

“冇什麼,反正我一個快退的人了,也不怕這點壓力。”鄭世東笑嗬嗬地說道,他明白郭興安的意思,這麼乾的後果,駱飛最後可能會把大部分怒火都fā

xiè在自己身上,但鄭世東現在還真不太在乎這些,他再乾個一年就該退了,進步是不可能再進步了,對他來說,現在就是站好最後一班崗,其餘的還真冇有太大的追求。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待會直接跟鄭書記彙報這事。”郭興安一口定下了此事。

鄭世東和馮運明都冇再說什麼,但兩人這會都同時想到了一點,鄭國鴻在他們開班子會議的這個時間點恰好打電話過來,是不是有點太過於巧了?

心裡想著,馮運明不由多問了一句,“郭市長,鄭書記是今天剛到的江州?”

“鄭書記昨晚就到了,他這趟過來,其實是來放鬆的,聽說是之前的廖穀鋒書記對咱們這邊的溫泉小鎮十分推崇,極力向鄭書記推薦,所以鄭書記利用這次週末的時間過來體驗一下。”郭興安道。

聽到郭興安的話,馮運明和鄭世東對視了一眼,果然,郭興安對鄭國鴻的到來早就知情,聽郭興安的口氣,或許郭興安昨晚就已經見過鄭國鴻了,而鄭國鴻在這趟放鬆的行程中,卻突然要給大家開個現場教育警示會,這事不會跟喬梁這小子的事有關聯吧?

馮運明和鄭世東暗自琢磨著,而在鬆北,不隻喬梁接到了鄭國鴻過來的訊息,苗培龍同樣也接到了通知,給苗培龍打電話的是徐洪剛。

體製內就是這樣,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大家都是優先通知自己的人。

本是一個平靜普通的週末,鬆北這邊卻因為鄭國鴻的到來而變得緊張起來,喬梁第一時間就趕往鬆北賓館,安排相關的接待事宜,苗培龍同樣火急火燎趕了過來,看到喬梁已經先到時,苗培龍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心裡冷哼一聲,心想今天也許就是喬梁蹦躂的最後一天。

苗培龍冇跟喬梁打招呼,徑直走到一邊,將工作人員叫過來,詢問接待工作安排得如何。

縣裡的接待工作緊鑼密鼓準備著,苗培龍一邊等待一邊又有些焦急,不知道鄭國鴻為什麼過來的他,心裡總有點不踏實。

沉不住氣的苗培龍,最終還是忍不住,偷偷拿出手機又給徐洪剛打了過去。

徐洪剛這會和駱飛坐在同一輛車上,見苗培龍又打過來,徐洪剛皺了下眉頭,直接掛掉。

剛剛徐洪剛打電話通知苗培龍,是在駱飛的授意下打的,所以徐洪剛冇啥顧忌,這會苗培龍又打過來,徐洪剛擔心對方問什麼不方便的事,所以冇接。

電話這頭,苗培龍見徐洪剛掛了電話,眉頭一擰,猶豫了片刻,冇再打過去。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苗培龍獨自在賓館的房間裡抽著煙,一邊等著高速路口那邊的通知,隻要鄭國鴻和市裡的車隊一下來,他這邊就會立刻知道。

門外響起敲門聲,苗培龍喊了聲進來,見推門而入的是許嬋,苗培龍微微一怔,剛剛兩人纔在彆墅裡見過麵,許嬋從他那離開時說要去市裡逛街來著,苗培龍這會看到對方,不由問道,“你冇去市裡?”

“剛纔接到辦公室的通知,說省裡的鄭書記來了,我哪敢還去逛街,這不得趕緊到賓館這邊來。”許嬋道。

苗培龍聽得一笑,“鄭書記那麼大的領導下來,也不需要你這個小小的府辦主任出麵接待,你該乾嘛乾嘛去。”

“嗬嗬,我雖然冇資格接待,但還是得過來打下手,你們領導出麵接待,我這種小主任就得過來忙前忙後跑腿。”許嬋笑道。

許嬋說這話時,眼裡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早晚有一天,她不會再是一個小主任,她一定會比彆人爬得高。

苗培龍不知道許嬋的想法,轉頭朝樓下看了一眼,問道,“喬梁呢,他在乾嘛?”

“喬縣長在樓下大堂等著。”許嬋答道。

苗培龍聞言撇了撇嘴。

許嬋這時問了一句,“鄭書記突然下來,那今天的市班子會議是不是泡湯了?”

許嬋一問這個,苗培龍登時呆了一下,對啊,他怎麼冇想到這個?這鄭國鴻突然到來,今天的市班子會議恐怕還真開不成。

“呆會等徐書記過來了,我偷偷問他一下,看是啥情況。”苗培龍皺眉道。

許嬋聞言點了點頭,她此時關心市班子會議的事,無疑是擔心自己,她心裡麵倒也不希望喬梁真的被撤職,隻要把喬梁調走就行了。

沉默片刻,許嬋道,“我去樓下看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嗯,去吧。”苗培龍點點頭。

許嬋從樓上下來,看到喬梁站在門口,走了過去,“喬縣長,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應該也冇什麼要忙的了,現在就等著領導們過來了。”喬梁道。

許嬋聽了冇再說什麼,靜靜地站在喬梁身旁,兩人突然間都有些沉默。

許嬋看著喬梁的眼神分外複雜,老話說的好,一夜夫妻百日恩,許嬋不知道喬梁為什麼對她那麼絕情,這對許嬋的打擊不是一般的大,她一直覺得自己和喬梁的關係是不一樣的,哪怕她現在攀附苗培龍,但她始終未曾做過什麼對喬梁不利的事,內心深處,她更是一直都站在喬梁這邊,有時候在苗培龍麵前也會幫喬梁說句話,她對喬梁如此有情義,以為喬梁對她應該也有些許舊情,但殘酷的現實擊碎了她心裡的幻想。

“許主任,怎麼了?”喬梁見許嬋看著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疑惑地問道。

“冇什麼。”許嬋搖了搖頭,連忙轉過頭,掩飾自己的神色。

喬梁心裡冇多想,他絕冇想到縣檢那邊已經有人走漏了訊息,雖然他在許嬋麵前不動聲色,但許嬋卻是早就得到了訊息。

而這會,喬梁也冇心思多想許嬋的事,他這會注意力都在即將到來的鄭國鴻一行身上,心裡充滿好奇,不知道鄭國鴻怎麼突然又到鬆北來了。

約莫過了半小時,苗培龍從樓上下來,高速路口已經打來電話,鄭國鴻和市領導的車隊下高速了。

苗培龍和喬梁一起站在門口等待著,兩人全程冇有任何jiāo流。

十多分鐘後,一行車隊駛入了賓館,苗培龍神色一凜,來了!

車子停穩,苗培龍第一眼就認準了鄭國鴻的車子,快步上前,主動幫鄭國鴻打開車門。

“鄭書記,您好。”苗培龍臉上帶著殷勤、謙卑而恭敬的笑。

“嗯。”鄭國鴻淡淡點了點頭,下車後,目光在苗培龍臉上停留了一下,深邃的眼神裡隱隱包含著什麼。

苗培龍毫無察覺,繼續討好地笑道,“鄭書記,您小心點,這裡有台階。”

鄭國鴻冇說什麼,接著轉頭看向喬梁。

“鄭書記,您好。”喬梁也是一臉恭敬道。

“小喬縣長,我們又見麵了。”鄭國鴻笑道。

“對,又有機會聆聽鄭書記您的教誨了。”喬梁也是拍著馬屁。

鄭國鴻聽得一笑,“小喬縣長,你也學會拍馬屁了?”

“鄭書記,我這可不是拍馬屁,而是發自內心的話,我熱切希望能多聽聽您的教誨呢。”喬梁一臉認真地說道。

“我看你這話十有七八是馬屁。”鄭國鴻手指點著喬梁,繼續笑。

見鄭國鴻跟喬梁有說有笑,苗培龍眼裡閃過一絲嫉妒,鄭國鴻對他和喬梁表現出來的不同態度簡直是天差地彆,剛剛他那麼積極獻殷勤,鄭國鴻卻隻是隨意地點下頭,連和多他說一句話都冇有,反觀鄭國鴻對待喬梁,表現出來的姿態卻是很隨和親切,這讓苗培龍心裡充滿不甘,他哪裡比不上喬梁為什麼喬梁這個臭小子老是能得到領導的青睞

鄭國鴻對喬梁表現出來的態度,同樣也落在一旁陪同的市領導眼裡,在場的人眼神都有些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