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快5點半的時候,有人敲門,喬梁過去打開門,葉心儀笑吟吟站在門口。

有些日子不見了,兩人在這裡相遇,都很高興。

“來,小葉,進來——”喬梁道。

“不!”葉心儀搖搖頭。

“咋?”喬梁眨眨眼。

“不咋。”葉心儀道。

“不咋那你為何不進來?怕我非禮你?”喬梁一呲牙。

“那可不好說,孤男寡女的……”葉心儀哼笑一聲,接著道,“走,出去吃飯。”

“吃飯還不到時間呢,6點。”喬梁道。

“那可以在院子裡走走,散散心啊。”葉心儀道。

“那好吧。”喬梁邊關門邊嘟噥,“唉,可惜,本以為能和大美女在室內獨處,找個機會非禮一下的,冇想到大美女不上當……”

“去你的。”葉心儀打了喬梁一下,又忍不住笑。

兩人接著往外走,葉心儀邊走邊問喬梁:“你和我一起吃晚飯,不管老安同誌了?”

“他那麼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需要我管嗎?我隻要管好你就行了。”喬梁道。

“呸——”葉心儀撇撇嘴,“我纔不需要你管。”

喬梁笑起來:“安大人不用管的,他這會正在看檔案,不讓我打擾他,吃飯他會自己去,再說根據會議安排,老安老駱這級彆的都是單間,我們呢,大餐廳自助餐的乾活,不在一起吃。”

葉心儀點點頭:“那就好。”

兩人下樓往外走,剛出來,一輛江州牌照的黑色轎車停在樓前,接著車門打開,車上下來三個人,兩男一.女。

看到那女的,喬梁頓時皺起眉頭,尼瑪,唐曉菲。

那兩個男的是常大河和市水利局辦公室主任。

葉心儀此時也看到了他們三位,看喬梁皺眉頭,道:“怎麼了?”

“這三位你認識不?”喬梁道。

“認識,以前工作上打過交道。”葉心儀看著喬梁,“你為何皺眉頭?”

“我皺眉頭是為了那女的。”喬梁道。

“唐曉菲怎麼你了?”葉心儀道。

“冇怎麼著我,我就是見了她就頭疼。”喬梁繼續皺著眉頭。

“你和她認識很久了?”

“冇,上週五跟著張秘書長去水利局喝酒剛認識的。”

“哦……”葉心儀點點頭剛要說什麼,常大河他們走過來看到了他們,接著主動打招呼。

喬梁和葉心儀衝他們點點頭,喬梁道:“常局長,你們來這裡是……”

“出差的,剛到,明天去廳裡辦點事。”常大河看著喬梁和葉心儀,“喬主任,葉部長,你們在這裡是參加那個重要會議的吧?”

“對。”喬梁點點頭,“我跟著安書.記來的。”

葉心儀也點點頭:“我在這裡負責會議宣傳報道事宜。”

常大河跟喬梁和葉心儀聊,辦公室主任進去辦入住手續,唐曉菲站在一邊,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一會辦公室主任辦好入住手續,常大河衝喬梁和葉心儀點點頭,然後進去,唐曉菲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停了一下,冇有看喬梁,衝葉心儀點點頭,淡淡道:“葉部長好久不見了。”

“是啊,多日不見,唐科長越發年輕漂亮了。”葉心儀友好道。

“多謝葉部長誇獎,我可比不上你。”唐曉菲笑了下,笑得有些不自在,女人天性好比,唐曉菲雖然也長得不錯,但和葉心儀比,還是差了一個檔次,對心高氣傲什麼都想壓住人的唐曉菲來說,這種感覺無奈又不爽。

“嗬嗬,哪裡哪裡,你可比我漂亮多了。”葉心儀道。

葉心儀這話讓唐曉菲的虛榮心得到了些許滿足,又笑了下,然後往裡走。

喬梁這時稍微提高嗓門對葉心儀道:“葉部長,咱說話要實事求是,不帶撒謊的,明明差了不止一個檔次,你還那樣哄人家,這會誤導年輕人的……”

“你——”葉心儀使勁衝喬梁使眼色,喬梁呲牙咧嘴笑,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唐曉菲聽到了喬梁這話,知道他是在嘲弄自己,頓時惱羞,卻又無法發作,更不能回頭,不然等於主動認領,邊蹬蹬繼續往前走邊咬牙切齒……

等他們上樓後,葉心儀和喬梁去小花園裡散步,邊走葉心儀邊問喬梁:“似乎這個唐曉菲對你不咋地,又似乎你對她也不喜歡,你們不是剛認識幾天嗎?怎麼會見了麵就像仇人似的?你們之間到底有什麼過節?”

“想知道?”喬梁道。

“嗯,想知道。”葉心儀道。

“我先問你,既然你早就認識唐曉菲,那麼,你知道她的背景不?”喬梁道。

“背景?”葉心儀搖搖頭,“我是有一次搞水法宣傳的時候認識的唐曉菲,水政科具體負責這事,我和她隻是工作上的關係,冇有什麼更多瞭解。”

“嗯。”喬梁點點頭,“其實水利係統很多人都知道唐曉菲的一個重要身份。”

“什麼身份?”葉心儀好奇道。

“他是老駱同誌的外甥女。”喬梁緩緩道。

“啊?”葉心儀有些意外,“真的?”

“對,真的,我也是這次跟著張秘書長去水利局吃飯才知道的,張秘書長親自告訴我的。”喬梁道。

“哦……”葉心儀點點頭,自語道,“怪不得……”

“怪不得什麼?”喬梁道。

“怪不得我總感覺唐曉菲很傲氣,還有,那次我去的時候,唐曉菲雖然隻是水政科長,但水利局其他中層對她的態度都有些恭維,不光中層,甚至包括常大河在內的局領導對唐曉菲都很熱乎客氣,我當時雖然感到有些奇怪,卻也冇多想……原來如此……”

說到這裡,葉心儀不由暗暗點頭,既然唐曉菲和駱飛是這種關係,那麼,以駱飛和安哲的關係,以駱飛對喬梁的憎惡,唐曉菲自然不會喜歡喬梁,不但不喜歡,甚至會敵視。

更快閱讀搜尋並關注:天下亦客2。

喬梁接著道:“小葉,你猜常局長到廳裡來辦事,為何要帶著唐曉菲?”

“這個……或許是辦的事和水政科有關吧。”葉心儀道。

“錯——”喬梁搖搖頭。

“嗯?又有什麼道道?”葉心儀再度好奇。

“這道道就深了,在江州知道的人寥寥無幾,我得慎重考慮下要不要告訴你。”喬梁道。

看喬梁賣關子,葉心儀更好奇了:“喬梁,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對我隱瞞,還有意思嗎?”

“這不是有冇有意思的問題,而是——”喬梁遲疑了一下。

“而是什麼?”葉心儀看著喬梁。

【作者題外話】:歡迎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天下亦客2,也可加作者微信:yike000724。-